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调研手记 | 湘行,那些被“尘”封的生命
2021-08-10 10:30:23 468
  • 收藏

    眼前的笑容,那张黝黑、发黄的面孔……恍惚时间过去了很久,开矿下井的岁月仿佛和尘封在教科书、博物馆里的历史一样久远。


    “没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这句劝慰的话显得轻薄无力,像要把过去与当下分离。


    可是,苦难真的“都已经过去了”吗? 


    undefined


    01


    湖南是我国“尘肺病第一大省”,此次我们的调研主要在该省尘肺病人比较集中的娄底市涟源市湄江镇,及邵阳市武冈市开展,对患者进行集中问卷和进村入户探访。


    undefined

    (大爱清尘湖南地区调研活动)


    到达湄江的当天,已经是下午。我们与当地志愿者邱老师汇合后,分两队进村入户探访,我们这一小队由长桥村村民龙申初大哥带领,从镇上到村里。整个过程,我看得见患者们佝偻的背,听得见他们微弱的喘息,感受得到他们的苦楚与无奈,但他们用沙哑的嗓音说出的许多话我却懵懵懂懂,需要寻求翻译的帮助。行程开始之前,我并没有想过方言和口音会造成如此大的沟通障碍。


    庆幸的是,探访全程龙申初大哥一直在陪同我们,为我们解释翻译,直到探访结束,我才知道,原来龙大哥自己也是尘肺病患者。


    undefined

    (右一为龙申初)


    龙申初大哥今年53岁,已是尘肺病三期,他的日常用药装了满满一个旅行包,因为不抽烟,龙大哥从未想过自己会患上肺部疾病。他17岁开始挖煤,挖了20多年,2003年被查出患有尘肺病,但因经济原因,他又继续坚持涉尘工作直至2007年,他不知道,尘肺病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undefined

    (龙申初装满药的旅行包)


    在后续的探访中,通过与越来越多的患者们交流,我发现和龙申初大哥一样,许多尘肺患者都是因为谋生选择了煤矿工作,也因为谋生,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仍不得已继续涉尘工作,透支着自己的生命。而他们中的许多人到后来都因为身体极度不适,导致无法工作,生活再度致贫。


    02


    湴田村62岁的龙经度,也是如此。70年代的湴田村,种地收入一天有几毛钱的时候,挖一天煤可以赚3块钱,这等差异让不少人都选择了和煤矿打交道。龙经度16岁开始在某煤矿挖煤,一挖就是34年。1993年,龙经度感到身体“不行了,不舒服”,才被迫停止了这一重体力劳动工作。


    undefined

    龙经度在卧室门口)


    但苦于经济原因,龙经度没有选择去医院就医,去看看他的肺究竟怎么了。在之后将近20年的时间里,他一直依靠父亲的中医感冒调理药方度日,在此期间,为了一家人的生活,龙经度改行种地。直至十多年前,他感觉身体很不舒服,才到长沙就医,得知自己已是尘肺病三期,同时患有支气管炎、肺大泡、肺气肿、气胸…… 


    现在,龙经度一天都不能离开制氧机,平均每天要用2到3次。“走路就会喘,说话没力气了,他难受时眼睛就会睁大,弯着腰急促的喘气。”妻子康领梅为我们描述着丈夫发病时的状态。


    在龙经度家的大门前贴着一张醒目的住房安全等级明白卡,上面显示这栋建筑建于90年代,“这个房子地下地上,到现在建了快20年了也还没建好。”妻子康领梅打趣道,“没钱盖了呐”。而到冬天的时候,一家人的取暖仍依靠着一只使用了10多年的小旧铁炉子,“铁的,不会坏。”康领梅笑着说…...


    undefined

    (图为康领梅)


    龙经度一家是低保户,现如今每个月的家庭收入仅来源于低保户补贴的每月165元钱,以及在外月薪2000元钱的女儿救济。


    龙经度家一出门便是山区公路,公路边的小山丘上,茂密的各种绿叶下藏着一只只南瓜、白瓜、丝瓜、玉米、番茄……“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种的!”康领梅开心地介绍着自家的瓜果蔬菜。


    这些,便是一家人的日常伙食。


    undefined

    龙经度家种的丝瓜)


    家中的墙壁上贴满了孙子的奖状,“优秀组长”、“学习之星”……龙经度和康领梅希望孙子可以考上大学,“做个大学生,靠自己让生活变得更好,他是我们的希望。”康领梅又一次笑了。


    undefined

    (康领梅孙子的奖状)


    眼前的笑容,那张黝黑、发黄的面孔……恍惚时间过去了很久,开矿下井的岁月仿佛和尘封在教科书、博物馆里的历史一样久远。


    “没事,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这句劝慰的话显得轻薄无力,像要把过去与当下分离。


    可是,苦难真的“都已经过去了”吗?


    康领梅真挚的笑容里流露出对生活的热爱与对未来的憧憬,而餐桌上的两道菜却道出了这笑容背后的心酸与无奈。


    undefined

    龙经度家餐桌上的饭菜)


    03


    在武冈,三期尘肺患者每年能有9740元的补助,我们来到尘肺病人的定点医院武冈市中医院,在这里,尘肺病人的看病住院基本上可以全部报销,但也会有上限。这里的问题和矛盾点在于,有部分药品目前集中在武冈市人民医院,患者们如果需要,就得自己出钱,而患者们普遍没有谋生能力,生活拮据,没有能力购买可以治病救命的药品……


    在此次调研的过程中,每天都会因为遇见的人和他们的故事百感交集。会为患上尘肺病无法工作,妻子不辞而别,儿子儿媳常年在外,仍坚持称自己家中有4口人的周大哥感到难过;为患上尘肺病后继续抽烟喝酒,寥寥一句“反正我也活不过60岁”的吴大哥心酸;会为三个孩子成绩优秀却接连辍学,内疚无助的尘肺父亲深感同情……


    undefined

    (志愿者与尘肺病农民进行集中问卷调查)


    04


    调研结束后,我在思考,这次的调研我们可以给患者们带去些什么?当看到志愿者群里小伙伴发来消息“你帮患者申请的制氧机已经发货了”,我由衷地感到开心。


    对于基数庞大的尘肺群体,光靠个人和社会组织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政策的推动与完善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我知道调研的最终目的正是为了后续工作的开展,详实地记录反馈尘肺现状、尽可能地提供帮助。这,是一条长战线。


    正因如此,在和每一个山村、每一个小镇、每一户尘肺病人家告别时,还是会觉得无力和无奈,他们还能等我们多久?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5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