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大爱清尘的推动与思考
2011-12-20 09:11:14 1223
  • 收藏

    许多人都在问,王老师,你为什么那么热衷救援中国尘肺病农民工?我的回答很简单:如果没有高考制度,我可能就是一个在煤窑打工的矿工,我也许就会成为一个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的尘肺农民。当用工企业拒不负责、当相关部门置若罔闻、当债台高筑无力救治的时候,作为个体的生命,我想活下去——我渴望有人拉我一把,从死神那里把我抢回来!当我重获生命的时候,我就会想,我的孩子不会变成孤儿、我的妻子不会变成寡妇、我的父母不会白发人送黑发人同样都是人,同样都是生命!换位思考,如果换成自己,我们将期望别人怎样对待自己?

    大爱清尘公益救援行动推动已有半年,我呼吁参加的公民自发对尘肺病农民的救援也有一年了。在此,对过去这一年我发起参与的这项公益救援作一些简单回顾。
            

    我与尘肺病

    作为一个新闻记者,最早我对尘肺病这三个字的了解,源于一次采访。上世纪90年代中期,作为《甘肃经济日报》的记者,我在采访一乡村煤矿的产权纠纷时,认识了这里负责挖煤的副矿长老黄,他常常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后来得知他是因长期在煤矿挖煤,接触了大量煤矿粉尘患了职业病,就是现在说的尘肺病。

    没几年,他的工友来电,老黄死了,被尘肺病活活憋死了。

    一段时间里,老黄的笑容总是出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一个自己采访过的人,被憋死了,这样的经历让我刻骨铭心。

    自此,尘肺病印刻我心。

    尘肺病是一种肺部纤维化疾病。患者由于长期处于充满粉尘或垃圾堆积的场所,通过呼吸,导致末梢支气管下的肺泡积存灰尘,肺内发生变化,形成纤维化灶。

    尘肺病是一种不可治愈的疾病,患者的肺会逐渐硬化,直至呼吸衰竭,最终死亡。
            

    从报道到救援

    几年前,河南农民张海超进行了悲壮的“开胸验肺”,尘肺病再次进入我的视野。

    此后我比较集中地关注尘肺病源于2009年。这年12月,当时在甘肃工作的媒体记者火兴才打来电话,说甘肃省古浪县有一百多个农民集体患上尘肺病,已有数人死亡,其他人的情况也很糟糕。农民求助媒体,地方媒体不让报道,期望我能关注。

    研读完相关资料后,老黄的笑脸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让我难以平静。征得当时我所在中国经济时报总编的同意,12月中旬,我派记者屈一平赴甘肃,会同火兴才展开调查。

    2010年1月20日,《甘肃“尘肺村”调查》发表。

    此后得知,这些甘肃村民获得了农村低保、县里组织过一些医疗检查等等。

    2010年12月20日,甘肃古浪的三个尘肺病农民专程来到报社,送来了一面锦旗。在表达完谢意后,他们恳求我们再帮帮他们,因为,过去的一年里又有3人死亡。

    我商请报社领导同意后,决定派记者再赴古浪。但此事仅靠一家媒体形成舆论声势,其力量是远远不够的。于是,我给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兄弟媒体的同仁打电话求助,希望大家一起来关注报道此事。我还写了推荐信给《焦点访谈》。

    尽管如此,我依然感觉对于一件拯救这么多人的事情而言,这样的力量还很不够。

    于是,我想到了更强大的社会动员平台——微博。

    我在新浪微博上连续发出内容相似的三条微博进行呼吁:

    【甘肃124名尘肺病农民工,面临死亡威胁,5年死8人,现5人危重,估计难过年关。渴望媒体及社会各界给予帮助】【古浪县黑松驿镇124名尘肺病者代表3人来到我办。媒体报道后,他们的境况并未改变多少,有5人“估计过不了年关”。图为求助农民马俊山,农民代表周俊山13519355352】这条微博得到网友高度关注,转发达2598次,微博随即产生了连锁反应:

    第二天,即有人与农民代表联系,赠送手机;有人帮助农民代表开通了微博。

    第三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采访报道播出来了,接着其他的媒体也开始跟进。

    许多网友热切地在微博上与我进行交流与联系,贴在我博客里的《甘肃“尘肺村”调查》一文点击快速飙升。其中,有一个名叫“北京厨子”的网友开始不断与我联系,他提出想去甘肃古浪组织对这个群体的救援,我说太好了,全力支持。

    12月23日,他发出【艰难的求援】的微博,提出:“我们一起用力,尽最大努力,挽救124名同胞的生命。”
            

    个体公民开始自发救援

    微博,成了对尘肺病农民进行救援的最大平台。

    12月25日,“北京厨子”等人到达古浪,通过微博呼吁,更多的网友也紧随前往。一场【拯救121位古浪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启幕。

    第二天,最早报道古浪尘肺病的记者火兴才及兰州老令等众多网友抵达古浪县黑松驿镇。

    之后,他们的访问、微博报道成为了当时的微博热点。

    2011年1月1日,“北京厨子”等人策划了冬天里的盛宴,将一百多个尘肺病农民及家人请到庙台小学,在校园里举行了迎新聚餐。

    此时,已有数家媒体全面介入采访。很快,古浪尘肺病变成了舆论热点。

    “北京厨子”等志愿者开始通过网络筹款,并组织几位患者到北戴河医院进行洗肺救治。

    在媒体的强大压力下,甘肃省社保厅在接受《焦点访谈》采访时,表态要启动600万元紧急救助资金。

    甘肃省武威市也开始动员干部群众捐款数百万元。春节后,甘肃政府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正式决定由政府筹集专项基金1108万元,接盘古浪全体尘肺病农民的救治。

    参与甘肃古浪救援的志愿者很多,有一位来自四川的志愿者邓江湖,春节后接到四川乐山尘肺病患者的求助信息,于是开始着手救治工作。为了帮助这个患病群体,我建议记者火兴才联合兰州老令、释定融等网友前往四川进行志愿服务。对四川乐山的尘肺病人的救援工作在2月中旬正式启动。
            

    顶着压力 艰难启动

    “大爱清尘”项目涉及的是中国经济不规范发展引发的职业病伤害问题,是令各地政府头痛的问题。所以项目启动前及启动后,都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关照”。

    为了保证项目安全运行,我们选择低调启动项目。所以启动后近半个月,传统媒体参与报道的只有几家。因为没有影响力,至6月27日项目启动13天时,只有三笔捐款共2500元,且其中两笔为我们最早的发起者、志愿者捐入。在项目名下报名求治的农民工患者也很少。
            

    姚晨发力 点燃大爱

    面对如此情景,我们并没有气馁,不断制作发布有关尘肺病的各种微博。功夫不负有心人,6月28日23时,新浪微博粉丝第一名、“微博皇后”、著名影星姚晨以【转发就是救援,传播便是普及】为题,转发了我的包括大爱清尘宣传片在内的尘肺病救援呼吁微博。徐小平、贾樟柯、吕丽萍、王宝强、左小诅咒等文化界、演艺界大腕纷纷给力转发。此微博转发达7440多次,仅姚晨就创造了4820次转发。当晚,项目账户即获得15笔3550元捐款。此后两天,即6月29日、30日,项目获134笔30105元捐款。13天后,善款突破20万元。
            

    细心筛选 启动救治

    7月20日,经过认真细致的筛选,我们在救助官网公布了第一批救治的20位尘肺病农民的名单,并开始会商医院展开救治工作。到7月30日善款突破40万元,按照每一万元救治一个尘肺病农民的医疗安排,8月1日第一批患者被送进医院接受治疗。自此,我们先后组织了四批救治。至12月13日,我们共筹集到善款139万多元,先后组织了四批救治,共救治79位尘肺病农民兄弟。
            

    捐助寒衣 温暖患者

    10月中旬,地处海拔2500米青藏高原的甘肃省古浪县开始下雪,而尘肺病农民最难熬的就是寒冬,尤其是最怕在冬天感冒,对许多患者而言感冒就是过一次鬼门关,这些年这个区域已有14个尘肺病农民死亡。为了当地178户尘肺病农民兄弟的安危,根据当地患者要求,我们发起了【捐助寒衣温暖古浪】援助行动。截至11月底,古浪尘肺病农民累计收到爱心包裹340个,其中青岛暖倍儿公司一次性给每人送保暖内衣一套;河南及兰州爱心人士先后捐赠崭新军大衣200多件及崭新的毛袜、手套等数百双。

    我们还组织了对四川汉源等地尘肺病农民的捐赠行动,四川累计接收爱心包裹达149个。除此,还向陕西及河南等地患者组织了部分捐赠。
            

    联合陈坤 赠制氧机

    对于尘肺病农民而言,最为艰难的是呼吸,尤其是晚上及感冒的时候。为了让更多尘肺病农民获得相对正常的呼吸,8月,我率员将爱心人士赠送的两台制氧机直接送达当时十分危重的四川凉山州甘洛县患者手中。

    7月22日我们发布的一条【尘肺家庭的女儿】微博,介绍了四川理工学院大二学生薛燕父母双双确诊尘肺病后家里艰难的处境。此微博引起了影星陈坤的高度关注,他不仅转发,而且捐助了1万元,带动了网友群体的爱心行动。到8月上旬,薛燕收到善款4万多元,她不仅给父母洗了肺,还偿还了家里的债。

    自此,陈坤成了“大爱清尘”的参与者和推动者,不断转发各种相关微博。11月12日,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与我们一起合作发起组织了有300多人参与的“爱自由呼吸徒步行”活动。

    为了组织更大规模的援助行动,9月以来,陈坤与我们一起发起了一个捐助制氧机活动,由陈坤及其他爱心人士一次性捐款15万多元,购买100台制氧机赠送四川、陕西、湖南等地尘肺病农民。12月10日,首批给四川的捐赠行动启动。
            

    动员资源 爱心助学

    尘肺病农民一旦染病,不仅失去劳动力,而且由于治疗往往会贫病交加、家破人亡,许多孩子由此变成孤儿。针对大量尘肺孤儿的出现,以及他们就学的严峻困局,我们在微博上发出了许多尘肺病家庭孩子处境艰难的报道,以期动员社会力量关注他们。分众传媒成为最早关注这个事情的企业,他们一次性出资11万多元,与我们一起启动了凉山州助学行动,先后有43个孩子得到助学帮助。

    除此,我们在探访中,对于随机发现的孩子失学问题及时跟进,先后援助解决了四川汉源县广兴静等4个中学生的就学问题。
            

    推动政府 救治立法

    无论是在甘肃古浪,还是在四川甘洛,由于各种力量共同发力,不断推动。甘肃省已整体接盘了古浪尘肺病人的救治,不仅对他们的医疗费用全面承担,进入12月以来,还组织部分患者到省第三医院进行疗养。尘肺病农民进行疗养享受国企职工的待遇,据我所知,这在国内是不多见的。从10月开始,古浪尘肺病人收到了每月数百元的最低工资保障。四川甘洛县也是在记者火兴才报道后,加之大爱清尘的不断推动,县政府正式出台政策,承担当地尘肺病农民工的全部医疗费用。

    在江西修水、辽宁朝阳等地,政府也已经承诺要承担尘肺病农民工的全部医疗费用,其他一些区域也有类似的政府意向。

    一年来的努力,让中国尘肺病农民工的救治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10月24日,全国人大正式提出议案要由各地政府统一承担所有尘肺病农民工的治疗费用。

    正如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所说:“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作者为《经济观察报》总编助理、首席记者;“大爱清尘”公益救援行动发起人、总负责人)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5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