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尘肺救助之薛燕篇
2014-06-25 09:11:08 1496
  • 收藏

            薛燕,20岁,四川宜宾人,就读四川理工学院。09年父母双双确诊尘肺,11年7月22日,由大爱清尘王克勤在其微博上发起对薛燕及其家庭的救助,到30日其共募捐得43430元。8月9日成功洗肺,17日顺利出院。
          

         

           为了养家 反而把整个家都搭进去
            07年,薛燕父母在安徽凤阳县大庙镇石粉厂做石英粉碎加工。在机器轰鸣、粉尘弥漫的环境下干了三年。
            09年,薛燕高三。奶奶确诊癌症晚期,父母被迫辞职回家。薛燕高考离二本差几分,选择专科。“想过辍学,不过后来明白对父母那辈,打工绝不是她们想要的。即使再艰难,他们从未让我俩放弃。”
            10年4月,介绍父母去工作的舅舅尘肺晚期,整日躺在床上,吃喝拉撒睡都成问题,为了不再连累家人,选择喝农药结束自己。
            10年7月,薛父去医院检查,诊断肺上已形成纤维病灶,并伴有肺气肿,已开始由一期向二期转化。“都说好国庆不回家我兼职,没想到临放假前爸爸催我回家,本以为是奶奶快不行了,没想到这个噩耗却比当初奶奶的肝癌更为震惊—我爸妈均检查患矽肺!”
            10年10月,与父母一起工作的薛燕姨父因尘肺逝去。
            “先给奶奶治病,积蓄都用光了,后来知道奶奶病没法治,就尽量满足她,想去哪里、想吃什么都尽量满足。后来爸妈检查出矽肺后一直拖着没医,仍然照常打工。”
            “当时很强烈的厌恶自己。”她说,“恨不是男儿身、恨为何不早生几年、恨二十岁还要衣食父母!”其实,薛燕自上大学起就一直奔波在家教、电信业务员、传单、火锅店等兼职中。学校离家坐火车一个小时,不兼职就回家。“今年爷爷75,奶奶71,都还劳作,家里十多亩田,地里种很多花生、玉米、红薯、大豆和蔬菜。回家了就帮忙做点事情。”
          
            “缺哪一环都不可能发生”
            “很偶然接到甘孜炉霍县卫生局邹润的电话,没想到这个电话却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命运。”
            薛燕和邹润在10年青海玉树地震时认识,同为志愿者。“一直是好朋友,喊他师兄。”当薛燕知道虫草能保肺益肾,就托其从当地买一些给爸妈。邹润知其父母病情后,给其鼓励,并帮薛燕联系当地的民政局等询问医疗救助和报销;之后,又帮其联系成都市阳光公益的胡欣程和杨宏立;在胡、杨的帮助下,联系到一直在做尘肺公益工作的邓江湖;“写了一封《尘肺女儿的信》,本多是想纪念去世的姨父和舅舅,被邓江湖老师放在尘肺病防治网上,刚好又被你看见了”,引发王克勤团队的关注。“我妈说这是奇迹!缺哪一环都不可能发生。”

           大爱清尘关注
            王克勤是“大爱清尘”的发起人,今年6月15日“大爱清尘——寻救尘肺农民兄弟”公益活动正式开展起,竭力寻救尘肺农民兄弟。他在微博上发布尘肺患者故事,使更多人关注、了解、救助尘肺农民患者。7月22日,其学生在邓江湖微博看到薛燕撰写的《尘肺女儿的一封信》,当即联系薛燕本人确认其信息,随后王克勤与学生将其故事整理成微博发布。
            “【尘肺家庭的女儿】#大爱清尘# 薛燕,四川理工学院大二学生,母确诊肿瘤,奶癌症晚期。去年爸妈双双确诊尘肺病,如今她奔波在家教、电信业务员、传单、火锅店等兼职中。“我不是 金刚,但我不只是一个人,我还是一个孙女、女儿及姐姐”暑假打工、照顾爸妈、奶奶的起居;弟即将初一。”
            第一条微博发布后,引起网友强烈反响,为方便捐款,公布其个人捐助方式。艺人陈坤为其捐款1万元。
            “【我只是不想弟弟成为孤儿】跟薛燕通3次话,都在忙。第一次和弟上山帮奶拾柴火;第二次帮爸妈洗衣服;第三次做饭。听说有人觉得她伟大,答:我只是害怕姐弟俩成为孤儿,仅此而已!很多爱心人士想单独捐助。薛燕,学子卡账号:6228480501678750818;开户行:四川自贡市学苑街农业银行分行,电15196008258。”
          
         捐款明细
               截至30号,共收到社会各界的爱心捐款42430元。对此,薛燕账单上一笔一划工整记录:
               7月22日,75个爱心短信和电话、捐款20300,其中爸爸最喜欢的明星陈坤叔叔特地托朋友给我学子卡账号打入1万;
               7月23日,收到爱心短信和电话约9个,捐款约12450元,其中齐心文具的张叔叔,特地从成都到家慰问父母,并送上1万元捐款;      7月24日--7月26日,我们收到爱心短信和电话约10个,爱心捐款1100元;
               7月30日,我们收到爱心短信2条,爱心捐款2120元。
               薛燕坦言,“当时没报多大希望,就是想给爸妈一些希望。”知道捐款时薛爸爸还在工作,“我让爸猜多少,我爸第一反应是一百。我说不是,他就接着猜:一千?两千?五千?一万?最后我告他,陈坤给咱捐了一万,我们现在一共有两万多。爸爸当时在那头就不说话了,我估计是吓懵了,隔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这下有希望了!’我猜我爸肯定哭了。”
               “爷爷得知捐款后,一个劲儿担心上当受骗,“这个社会什么骗子都有,有人无缘无故地拿那么多钱给你,还不要你还?到现在每次看到我还会问,他们会不会叫你爸还钱?”
          “奶奶一直说我读了书,到底懂得多一些,要好好感谢那些关心我们的人。我估计,照她那思想,是非得要把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都请到家里吃一顿自家做的饭,心里才过得去。”
            “有一个好心人,不知是叔叔还是阿姨,说没什么钱,要捐衣服给我和弟弟;还有一个学生,也说现在没钱,不能帮我们啥,说我在异地接打电话都是漫游,就给我交了50元话费,当手机短信提示充50元话费时,眼泪刷的流下来了。”
           
           薛燕父母是“大爱清尘”第一对成功洗肺的夫妻
           在邓江湖、杨宏立和胡欣程的帮助下,8月5日,薛燕父母顺利住进华西医院附四医院(职业病医院)。期间,邓江湖老师、杨宏立老师、胡欣程社长、王克勤老师、邹润师兄等,相继到医院问候,并有成都电视台采访。8月9日其父母成功洗肺,17日,住院13天后,父母顺利出院。
            8月2号,王克勤与其学生赵捷一同赶往四川甘洛县等地调查尘肺病,离开甘洛后特地赶往华西医院看望薛燕父母。“王克勤老师特地过来探访,问了很多问题,很关心爸妈身体和弟弟学习,我爸后来跟我说,没想到王老师能来看他,在他眼中,王老师是名人,名人怎么能专门来看他这样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呢?之前的陈坤叔叔也是,总之太受宠若惊了。”
            据薛燕回忆:爸爸手术后,她和邓江湖在门外等医生,从门缝里看到爸爸躺在手术台上,满脸苍白。妈妈手术回来后就偷偷哭。我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哭。后来医生叫我进去看他们的洗肺水,那种生理盐水,很腥很腥……
            “爸妈手术后,同院的贵州、重庆涪陵、陕西汉中、乐山犍的尘肺患者都过来探望,妈妈术后因为麻醉还在昏迷。醒来后一直说我们家虽然看似不幸、但相比其他尘肺患者,那是太幸运了。”

            我有责任向大家表明余钱的去向  
            因为是爱心捐款,薛燕特地向王克勤团队提及之后余额花费问题。
            总捐款42430,加上自己筹钱一共是5万多。成都住院费、手术费、医药费等一共26056元;加上之前刚到成都的住宿费、生活费、来回车费等,一共是27800。现在还剩下2万多,剩下的钱,准备先还银行贷款一万,姐弟学费和第一个月生活费8000多。赶上秋收,考虑术后保养,父亲和爷爷商量决定请人收割。薛燕家有十多亩田。剩下的钱给爸妈这个月的修养。下个月重新上班挣钱。
            薛燕给我们算了一笔账:爸爸在宜宾丝丽雅上班,每月工资1800,妈妈在一家私人小企工作,每月工资1200,这样一家月收入3000,我生活费是600,弟弟进初中,按照学校食堂标准,大概400,  我们姐弟俩就用掉1000,这还是在学校不要求买辅导书、不生病、不吃零食的情况下。剩下2000,爸妈房租150,每月水电费100,两人生活费900,加起来大概1200。平时还有个伤风感冒、学校“意外开销”、手机话费,大概就没有什么剩余的了。而这都自动忽略掉我父母的尘肺病。专科也有好处,只读三年,这样明年就可工作了。
            微博上有人评价薛燕是“最伟大的姐姐”,只要提起弟弟,薛燕总会很骄傲。“一直是班上前三名,班委,很懂事。很小就知道旧书和铁可以卖钱;买衣服从来都先看价钱然后再考虑是否喜欢;从小到大玩具都可以用手指数;出去玩永远都是望着海盗船过山车发呆;家里忙的时候,衣服都是他洗……”
          
           虚荣成了世间最扯的东西!
            有人问及薛燕:家庭情况曝光,是否害怕同学知道?“哪有那些闲功夫啊,如果你上课时接到爸妈病情可能恶化的电话,那所谓的虚荣成了这世间最扯的东西。”
          薛爸爸以前是村里代课老师,每月40块。他还要给学生垫书本费和学费。妈妈在家养猪,那时一头毛猪才卖一块多钱一斤,一年养几头猪还不够买饲料和粮食。和爷爷分家加上我出生,生活压力看着长。有一段时间,家里穷得实在没办法,薛爸不得不昧着良心偷树去卖。那个时候,不能随便砍树卖,后来妈妈用这钱给薛燕买了一件厚衣服过冬,“我死活不肯穿,还骂爸爸这个老师白当了,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那时真矫情,如果你而立之年家里有锅没有米,拖儿带女,有些尊严就不那么有价值了。”
             “爸爸当老师时,常是两毛钱的菜钱都拿不出,这个时候爷爷就把我叫过去,把钱塞到我手里。有一回开学,家里没钱交学费,那时我们思想单纯地要命,老师说没钱交学费就读不了书,就回来缠妈妈哭,妈妈拿棍子把我赶到路上,又咚咚跑回来,后来实在没办法,奶奶见我哭得可怜,拿出了急用的钱…小时候最怕的就是收猪税的人,那时候养了多少猪是要按猪的头数收税的,每到这个时候,爸爸就带我躲到山上,关着门自然就收不了,那时只是觉得好玩。现在想起来,多亏那段童年,让我知足、不屈。
         
         现在我更有责任去上进!  
           因为这件事,我觉得更有责任和义务去上进!“当年因为几分之差没能上二本,现在就想努力自学,自考本科、过六级、考教师资格证、工作后再考研,争取在弟弟找女朋友之前选一块好的地皮给他安家,不然真担心以后女孩子看到我们老家那几间烂木头房子不跟他……”
            “接着想支教,带着父母去旅游,和好朋友胡闹,最好是能够在有生之年出一本自己的书,我还是很贪心的……”
           薛燕是班上学委,要赶在23号前回学校统计学分和成绩,所以走前要打点好家中一切。采访薛燕时正在批发市场给弟弟买床单被套,“弟弟就要开学了,还得备好牙膏牙刷、香皂洗发水之类的日常用品;走前先偷偷帮爸妈买点营养品,刚手术完,很虚。你知道的,农村人都舍不得,我不买,他们是决计不会买的。”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5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