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国家扶贫日 |教育切断贫困,大爱清尘八年助学万余人次
2019-10-17 09:58:34 739
  • 收藏

    从臧子龙家第四次收集完助学资料,大爱清尘辽宁葫芦岛志愿者韩占军越发觉得这个两年前耍点小脾气的男孩子,已经有了一家之主的样子,和妈妈承担起家里2.8亩玉米地里的农活儿,遇到什么事情也以家人为先。

    2017年,臧子龙还在上初三,他的爸爸就因为尘肺病去世。即使经历了爸爸漫长的病程,臧子龙还是对爸爸的去世有一种错觉。但最终,改变还是悄悄的在家里发生。


    undefined

    (臧子龙)


    “我叫臧子龙,我姐叫臧婷婷。我爸对我的期望是望子成龙,对我姐是期望亭亭玉立。”他知道爸爸对姐弟俩起名的用意,但自从爸爸患上尘肺病后,姐弟俩的学费生活费成了家里最大的困难之一。

    “国庆后俩孩子要上学,婷婷走的时候拿了850元,子龙走的时候拿了1020元,等他们中间再回来,再给钱吧。”在家务农的子龙妈妈一直记着姐弟俩的学费和家里的各项花销,想尽办法将一块钱掰两半花,不时还要靠出嫁的大女儿接济。


    undefined

    臧子龙和臧婷婷上高中后的花费


    好在四年前,大爱清尘就持续对子龙姐弟进行助学,每年给他们按照标准发放助学金,减轻了家里教育支出造成的巨大压力。

    从2016年起,大爱清尘长期跟踪照顾子龙一家的情况。每学年开学时,韩占军都会到他家嘱咐子龙妈妈,“孩子可以助学了,早点准备申请大爱清尘的助学金相关材料,我早点报上去。”


    undefined

    (臧子龙家庭照)


    今年,是大爱清尘对他家的第四年助学。“材料已经提交了,相关的助学流程正在走,可能下一次孩子回家拿钱,就能用上大爱清尘的助学金。”韩占军说。

    “俩孩子成绩好,尤其婷婷的证书厚厚的一大沓,还在葫芦岛最好的高中上学。他们都明白现在有人帮助他们上学,所以不敢懈怠,后年婷婷高考,肯定能考个好大学。” 子龙妈妈对两个孩子非常有信心,她期待着,等两个孩子考上大学开始工作,这个家就“翻身”了。


    undefined

    (臧婷婷初中、高中的获奖证书)


    undefined

    (臧婷婷和臧子龙的奖状贴满了一面墙)


    尘肺病造成的不仅是一个人生理上的痛苦,它带来的是一整个,甚至几个家庭的集体“缺氧”。

    当作为家庭顶梁柱的男性患病后,不仅丧失劳动能力失去了家庭的经济来源,家庭要承担长期的巨额医药费,这使得大多数没有医疗和生活保障的尘肺农民家庭陷入日益贫困的深渊,很多孩子不得不辍学,早早外出打工。

    但这些高中、甚至初中都没读完的孩子能做一些什么工作?

    有一些去学了门技术,但更多的,以后可能再次走上像他们父辈那样危险的岗位,甚至“重蹈覆辙”,成为“尘肺二代”。

    正是因为这种担心,很多尘肺农民患者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能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找一份“好工作”,不要再让自己的身体因为工作而受到伤害。

    但在这个过程中,贫困始终牵绊着他们,让他们在这唯一的心愿面前倍感无力。


    undefined

    (大爱清尘志愿者韩占军入户探访尘肺病患者家庭,

    为孩子申请助学)


    来自葫芦岛的刘恩就深知这种无力感。

    他曾在钼矿干了十几年,2017年被确诊为矽肺病三期。气喘、无力、咳嗽、胸闷……对他而言,打工成了奢望。

    之前,刘恩把生活的希望放在外出打工的妻子身上,但妻子2018年因乳腺癌去世,让这个摇摇欲坠的家雪上加霜。

    早在五六年前,大儿子就因为家里穷,初中还没读完就外出打工。如今,外出打工的大儿子成了家里的经济来源。


    undefined

    (志愿者探访刘恩家,房子是政府扶贫房)


    大儿子一个月工资三千多,每月按时打钱回来。家里还欠着二十多万元的外债,这个钱只能勉强够家用。但刘恩还是想办法让梓涵上学。他不想梓涵跟大儿子一样,因为家里穷“没有书读”。很多时候,他不得不依靠妹妹帮扶,供梓涵读书。

    “虽然是小学二年级,但是别人家的孩子很早就开始上补习班,我家闺女没上,上不起。”没办法让梓涵上补习班,刘恩感到有些惭愧,觉得对女儿亏欠了。


    undefined

    (刘恩,尘肺病叁期)


    刘恩很早就听说过大爱清尘,之前因为照顾妻子没能向大爱清尘递申请,这次国庆节,他听说大爱清尘志愿者将要下乡入户探访,会路过他们村,早早就备好了孩子的在校证明和他的家庭情况介绍证明等资料,只等志愿者来探访。

    10月5日,大爱清尘的辽宁志愿者韩占军走进刘恩家,为他介绍大爱清尘的帮扶措施。当天,葫芦岛只有12℃,8岁的梓涵却只穿着薄薄的秋衣秋裤。“闺女成绩那么好,上学有困难,我感觉对不起她。你们来帮助我,我特别感谢。”刘恩对韩占军说。

    上一篇:夏日炎炎有你超甜

    下一篇:患矽肺病14年,他给儿子写了一封信……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54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