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听尘肺病人说,被尘肺病改变的命运
2017-07-16 18:42:10 1498
  • 收藏

    6月12日至6月21日,我在洛南进行了为期10天的探访工作,深入了解洛南的尘肺病农民现状。

    对我来说,每天坐摩托车狂奔近200公里是一件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也是一件极其折磨人的事情。探访一天下来,就仨字儿——屁股疼。

    绕梁翻山,越靠近尘肺病农民,我越知道,这点儿疼痛根本不算什么。尘肺病农民每天都要忍受无法呼吸及各种并发症带来的痛苦。

    他们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常年在家,数着天数过日子。看似平淡不惊的生活下,只有他们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

    恐惧,是他们最大的心理障碍。一个尘肺病人的离世,就像一个重磅炸弹一样击中同村以及附近村庄的尘肺病人。他们开始担忧:“是不是我也快不行了?”

    (洛南县巡检镇地形)

    他们,需要诉说。

    下面这些文字摘自我与尘肺病人的谈话,这些话有关于生活的琐事,也有关于感恩、压力和恐惧。

    希望你们能够耐心看完这篇文章,通过文字走近他们,了解他们。


    年1月份我收到了大爱清尘的制氧机,当时心里真的很感恩,当时就说“谢天谢地,制氧机终于到了,救了我一命。”

    没制氧机前,我媳妇到处托关系去医院买袋装的氧气,因为是易爆物,最后医院不给卖了。说实在的,拿再多的钱,能买来一条命吗?

    这日子把我过得头都大了,我也不知道咋办了。

    ——安长青,39岁,尘肺叁期


    家弟兄三个都是尘肺叁期,那时候打钻赚的钱多,要不家庭咋能成现在这个状况呢?

    我现在吃一点儿饭就想吐,吃完一顿饭,要歇一两个小时才能活动。

    咱这么大年龄了,对生活没啥信心了,以后要是不能动弹,真的就毙(完)了。

    ——任焕姓,58岁,尘肺叁期


    现在主要症状就是全身疼,前一段时间查出血小板增长症,现在隔两天就要去打针,一针69.4元,村里没医生,就买回来自己给自己打。

    前天晚上打了一针,昨天睡了一天,就今天还稍微有点精神。

    现在主要就是想把血小板这个数值降下来,这药挺贵的,也不给报销。

     ——任军学,44岁,尘肺贰期


    16岁就上矿打工了,2004年查出尘肺病,当时想着,啥也没干呢,就得了尘肺病,也没在意,又在矿上干了6年。到2010年病情严重了,才不干了,这几年一直在西安各个医院治疗,也治不好。

    这一段时间,因为肺部感染,总是发高烧,医生就给开一些消炎药、退烧药和止疼药,让拿回家吃,也没咋看。

    我村里尘肺病人还比较多,大多数人都不去鉴定,怕有心理压力,有的人比我还严重,就是不去鉴定。

    跟我一起干活的四个兄弟,现在都不在了。

    ——蔡建荣,37岁,尘肺贰期


    知道这病这么严重,我肯定不去矿上。不赚钱也行,穷也行,人不这么受罪么。

    妻子说:“有时候一口气上不来,他就说‘你一铁锨拍死我算了,我活着难受。’

    ——蔡占民,52岁,尘肺叁期


    氧机不敢经常用,我怕形成依赖性。现在就是听命,当时太“爱钱”,把尘肺不当回事儿呀。

    ——吴会锋,47岁,尘肺叁期


    在体力劳动干不了,就在家待着,医生说这病治不好,也没啥特效药,我就是吃点药缓解病情。

    我这人心态还比较好,所以你看着精神还不错吧。

    ——吴更善,58岁,尘肺贰期


    前压力最大的还是孩子上学问题,也想修房,但咱没能力,修不起了。

    ——严全福,44岁,尘肺叁期


    近咳嗽厉害的很,老是干咳嗽。

    大女儿刚高考完,去年没发挥好,复读了一年,今年不知道考得咋样?好像不太好,她平时学习挺好,一到考试就不行了,要是发挥出平时的水平,那肯定就没问题。

    ——王学民,43岁,尘肺叁期


    谁谁谁前一段时间(因为尘肺病)割手腕了,被人发现救下了,流了两大碗血呢。那天大队通知开会哩,他媳妇知道消息后,哭着回去了。

    这病(让人)想活活不成,想死死不了。

    ——刘金成,53岁,尘肺叁期


    已经洗了三次肺了,在河南自费洗了两次,再不敢洗了。

    我现在五十多岁,又没有养老金,小儿子还没得媳妇,慢慢做点啥(活),给小娃把媳妇娶了。咱这地方太穷了,女娃都不来这儿。

    ——杨均魁,53岁,尘肺叁期


    都是干“公益”的事情得的病,那几年给村里修桥、修路、打水沟。那时候没得一点儿安全意识,现在想想都能悔死。

    ——杜高峰,44岁,尘肺壹期


    2016年在河南自费洗了肺,洗肺后引起了未分化结缔组织病,手脚绷(硬)的疼,现在主要就是治这个病。

    ——李长绳,45岁,尘肺叁期


    身体就跟天气预报一样,气候变了,身体状况就变了。天一冷,就“嚇哧嚇哧”呼吸不上来。

    现在不能出去打工了,干不动了,也没那个勇气了。

    现在还咳血,买药要去县上,买得少吧,去一趟县上不划算,买得多吧,一次得五六百,我也不好意思跟媳妇要钱。你说一个堂堂男儿伸手跟媳妇要钱,脸上也挂不住呀。

    制氧机确实救了我的性命,而且孩子和媳妇对我的支持很大,买各种吃的、贴的药,一直没放弃我,这一点,我确实很感谢,也很佩服。

    ——王茂良,46岁,尘肺叁期

    ·完·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