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已经祸害数百万人的我,你们真的认识吗?
2017-06-12 00:12:37 1371
  • 收藏

    是谁,偷偷钻进他们的身体?

    是谁,剥夺了他们呼吸的权利?

    是谁,导致他们跪着走向死亡?

    是谁……

    没错,是本妖孽,本妖孽,妖孽,孽——粉尘菌。


    我,无孔不入,无恶不作;

    我,流动性大,杀伤力强;

    我,犯罪同伙多,涉猎范围广;

    我,最“辉煌”(zaonie)的战绩就是造成600万健康农民工患上尘肺病。

    为了便于你们尽快认(xiao)(mie)我,我随意列举几个我经常现身的场所,供你们参考。


    他们是一群搬运工,

    每天处于卸货装货的无限循环中,

    穿梭奔忙于滚滚灰尘中,灰尘染白了他们的脸孔与头发。

    因为缺少防护知识,他们甚至不懂得用口罩保护自己,

    他们把青春都献给了灰尘,期望以后能过上好日子,

    但是,却不知道这些灰尘已悄悄住进他们的肺里。


    他们是一群打磨工,

    每天的工作就是用砂轮将木板、石板等打磨光滑,粉尘就从他们的工作中诞生。

    只要一开工,粉尘就会出现,空气就会立刻浑浊,世界也会变得模糊,

    粉尘会顺着他们的鼻子、嘴巴和呼吸道进入他们的肺部,

    由粉尘所导致的无法呼吸的痛苦,只有当事人自己清楚,

    选择了这一行,他们只能默默忍受。

    因为,他们大多来自农村,文化程度不高,

    除了使不完的力气,没有别的谋生技能,

    打磨作为他们主要的谋生的方式,再苦、再难也要扛着,辛酸都要咽进肚里。


    他们是一群风炮工,

    风炮施工不仅劳动强度大,还得面对严重的噪音和密集的粉尘。

    即使带着安全帽、口罩等防护用品,仍然一身粉尘。

    打炮眼是风炮工最主要的工作,打一个炮眼大概需要15分钟,

    一般每人每天可打40个左右,日收入约400元。

    不管环境多恶劣,粉尘有多大,他们也要坚持在这一行业工作,

    因为,他们有比健康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有的人要赚够钱回家娶媳妇,

    有的人要给家里的小孩买奶粉和补钙品,

    还有的人要供孩子上小学,上初中,上高中,上大学。


    他们是一群水泥装卸工,

    工作环境恶劣,只要开工,满身都是水泥粉尘,人人都如雕塑一般。

    他们喝水时,至少要漱三遍口,才能将口腔里的粉尘冲干净,

    他们也戴口罩,但不合规格的口罩根本阻挡不了到处弥漫的粉尘。

    他们中的一些人,用扛水泥的钱盖了楼房,给儿子娶了媳妇,

    他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这活真不好干,但总得有人干才行。

    工作一天下来,他们整个脸全部都被水泥灰尘盖住了,但他们依然面带笑容干着沉重的体力活。

    就这样,他们在城市里,透支着他们的身体,换取明天的点点幸福。


    他们是一群煤矿工,

    他们是最能吃苦、最能受累、最刚强的一个特殊群体。

    进矿井前,他们身上和脸上都是干干净净的,

    干完活出来时,就几乎认不出他们谁是谁了。

    井下的煤灰粉尘非常大,他们的工作时间都带着防尘口罩,

    尽管如此,仍然抵挡不住无处不在的粉尘,

    当摘下口罩之后,脸上和嘴里还是附上了厚厚的煤灰粉尘。

    很多人都说,煤矿工人每天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赚钱。


    他们是一群石雕工,

    有一双巧手,能够将那些坚硬、无情的石头雕刻得纤巧精细,

    他们赋予冰冷的石头以生命,却在劳作中损耗着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

    石雕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粉尘,

    大多数工人缺乏专业的防护设备,长期在粉尘下劳作。

    接触或吸入粉尘,对他们的皮肤、角膜、粘膜等产生刺激作用,并引发一系列病变。

    他们是一群普普通通的劳动者,

    他们勤劳而乐观,淳朴而坚毅,

    他们常年在阴暗、高危、充满粉尘的环境中工作,

    辛辛苦苦一辈子,谁知道退休后的他们还能活多久?

    对了,再强调一遍,

    祸害他们的罪魁祸首就是——粉尘,

    你们何时来消灭我呢?

    期待你们在留言区回答下面这两道思考题,

    你接触过的粉尘最严重的行业或工种是什么?

    如果你有超能力,最想让哪种行业的我先滚蛋,为什么?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