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助学、筑梦,让每个孩子拥有星空
2019-08-16 17:52:17 75
  • 收藏

    焦玉顺家门前有一段上坡路,得知大爱清尘志愿者来访,他立即出门迎接。路不长,他走得也慢,但因为肺功能受损,见面时却依旧气喘吁吁。

    他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如今已年过花甲。在河南省栾川县陶湾镇么坪村有他的家,家里有一妻两儿。妻子患有小儿麻痹,走路摇摇晃晃;两个儿子取名明辉、明浩,叫起来一个比一个响亮。

    (焦玉顺的家)

    早年间,焦玉顺外出打工,妻子勤俭持家。虽不算富贵腾达,日子也过得踏实安稳,颇有奔头。

    直到他的身体出了问题,患上了尘肺病,生活完全被打乱。

    日子一天天过,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整个家也一点点被抽空、拖垮。焦玉顺告诉志愿者,如今全家所有的收入,是大儿子打工寄回的几百块钱和妻子每月领取的290元的政府低保。

    (焦玉顺的血氧饱和度只有85)

    讲到长子,焦玉顺低垂的眼角一下子扬起来,皱纹横在脸上。明辉去外乡打零工,处处节省,每个月挣的大部分钱都往家里寄。焦玉顺欣慰又心疼:“孩子顾家,挣钱自己不舍得花,在外面省吃俭用。”但明辉的婚事也是他最大的担忧之一:“家庭负担全压在孩子肩上,他现在只想养家,根本没有心思谈婚论嫁。”

    明浩今年刚满11岁,在陶湾镇上小学五年级,是班干部和数学课代表。“不爱说话、懂事、成绩好”,是这个男孩留给旁人最直观的印象。他从记事起就清楚家里的情况,不盘问不怨愤,只低头拼命学习。

    (聪明伶俐的明浩是焦玉顺的希望)

    “让孩子好好读书、将来过上好日子,别再吃没文化的亏、走父辈的老路。”这是尘肺病家庭最朴素的想法。偶然知道大爱清尘可以帮助尘肺病患者子女上学的消息,焦玉顺一家人十分激动,按照要求准备好了所有资料,打电话联系志愿者走访。

    志愿者入户探访填写资料时,有一个存折上的数字看不清。正苦于分辨,旁边一直静默的明浩忽然凑上来,指着表单上的数字笃定说:“是一,不是七。”他又把指尖移到下面一行:“这下面有一个七,两个不一样。”这一发现省去了再赴银行核查的麻烦。

    明浩的伶俐与自信让志愿者十分惊喜:“他聪明、观察能力强,有一套专属于孩子的分辨方法。”他们家的墙上贴着明浩的奖状,烫金的字体亮晶晶地高悬着。而在墙边的锅灶里,正卧着6个蒸土豆。这是一家人的午饭。

    陈建良家有两面墙专门用来贴奖状。贴满的一面是大儿子的;另一面的奖状零零星星的,是正上四年级的小儿子的。他励志以后要贴得比哥哥多。

    两墙之间有些空旷,屋里的整体陈设更为简单。房子是陈建良前几年在外打风钻挣钱盖起来的。如今他病重,购置家具已经成了家里的负担。

    (贴满奖状的那一边是大儿子的,零星的是小儿子)

    陈建良早年外出打工,辗转在灵宝金矿、栾川钼矿等地工作,尝试过多个工种。年轻时,他勤快老实、身体也好,没想到有一天病痛灾祸会降临到自己之身。

    他首次检查出尘肺病是2005年。当时本以为是普通的感冒咳嗽,他却从县医院一路转诊到洛阳、郑州,最后才发现是尘肺病。2016年,陈建良已经是尘肺病三期。2019年1月,政府给陈建良发放了慢性病卡,买药可报销120元钱。但这120元在尘肺病漫长的治疗过程中不过杯水车薪,而且有些尘肺病必用药物报销不了。

    如今,43岁的陈建良虽然行走起来都呼吸困难,却仍在附近学校找了个保安的工作,每月挣900元钱补贴家用。妻子在县城饭店打零工,每月工资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父母的生活、医药费用由陈建良兄弟两家共同承担。最近老人又不慎摔伤,且血压时有升高。上有老下有小,妻子压力很大,怕有一天挑不动这个重担。

    (负担重的妻子)

    两个孩子是这个家庭的希望。大儿子已上高一,成绩出色。小儿子上小学四年级,天真调皮,相较同龄人却已略显沉默懂事。

    两个孩子都曾因助学项目与大爱清尘结缘,今年是第四次申请助学,也是志愿者第四次入户走访。说起走访,陈建良一家对于大爱清尘河南工作区的负责人张海超和张愿军多次探访家中记忆犹新。他坦言:“以前咱们栾川没有工作站,都是嵩县工作站的志愿者跑几百里地来到家里走访的;现在咱们栾川有了工作站,咱们自己志愿者走访上报方便多了。”

    大爱清尘栾川工作站于2018年10月建立,冬去春来,一切工作渐入正轨。志愿者们每天忙碌着探访救助。他们工作的马甲是新叶的绿色,星星点点散布在一场场接踵而至的春雨中。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