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王克勤:尘肺病太多的生离死别,让我产生紧迫感
2017-05-23 19:53:37 1731
  • 收藏

    2016年11月26日,大爱清尘2016年全国救援规范化交流会在四川珙县召开。放眼望去,会议室里人头攒动。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神情严肃而又认真的人是大爱清尘发起人王克勤。


    为了这次会议,他在参加完北京的活动后便马不停蹄连夜赶到珙县。到达珙县已是26日早上六点,休息一个小时,便准时参加会议。会上他略显疲惫,但他的声音依然铿锵有力。


    曾经有媒体这样描述他:“在北京各胡同小巷,如果你见到一个50岁背着双肩包的行者,骑着一辆叫做‘跑狼’的旧自行车,坐下来第二句话就是尘肺病,不用说,他是王克勤。”他就是这样,上一秒西装革履出现在闪光灯下,下一秒可能就朴素简便奔赴偏远山区,入户探访,了解各个村庄的尘肺病现状。


    “同样都是生命!我仅仅就是这么想的,如果换成自己,我们将期望别人怎样对待自己?把人当人,将心比心。”

    因见不得一个又一个的尘肺病农民被活活憋死,本着“能救一个是一个,能帮一点是一点”的原则,2011年6月15日,王克勤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共同发起了“大爱清尘·寻救尘肺病农民兄弟大行动”公益项目。


    2010年7月31日,荣获“中国梦践行者”称号,被敬理由如下:王克勤,中国新闻界最具份量的核潜艇。当看不见他的时候,他在水下默默潜航;而一旦他浮出水面,一定就是对黑恶势力致命的一击。王克勤为中国新闻界竖起了标杆,昭示着中国新闻界可能达到的专业高度和精神高度。

    他用朴素直白的语言来解释自己做公益的初衷。他说“如果没有高考,我可能就是煤窑矿工,也有可能是一个尘肺农民。对我的死活,当用工企业拒不负责、无力救治时,我想活下去,我渴望有人拉我一把!当重获生命后,我的孩子不会变成孤儿,我的妻子不会变成寡妇,我的父母不至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2015年,王老师在秦岭山区跑了十几天,到第八天的时候,实在累的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一个石头的。

    对于大爱清尘来说,我们要捐赠人的爱心负责,更要对捐赠人的信任负责,救助尘肺病农民是最重要的工作。一年帮助数百尘肺病农民入院治疗,探访上千户尘肺病家庭为推动政策做准备。

    截止到2017年1月10日,大爱清尘已经累计救助尘肺病患者2118人,累计助学4478人次,累计发放制氧机1814台。五年的公益路程,大爱清尘走的很艰难,也很缓慢,他说“做公益有时候比做新闻还难,但我会一直坚持做下去,用一个生命去温暖另一个生命。”


    五年的时间,他见多了生死离别,让他产生强烈紧迫感的是一位名叫厍发学的尘肺病人。2012年8月19日,王克勤在陕西旬阳县红军乡在一个半山腰见到一个农户,这个农户是36岁的尘肺病农民厍发学。见到他的时候,他是尘肺病三期的一个重症尘肺病患者。

    2013年1月23日,厍发学撒手而去,由于厍发学长期患尘肺病,失去劳动能力,家里没有任何经济收入,妻子无力安葬丈夫,在村里挨门逐户求亲求友,赊了一口棺材让厍发学得以入殓。王克勤说“当听到这个信息以后,心里像撕裂了一般疼痛,也有了强烈的紧迫感。”

    他曾经几乎每周都要接到尘肺病患者自杀的电话,他很心痛,不知道大爱清尘救援速度能不能赶上尘肺并患者离世的速度。同时,王克勤深刻的认识到救命的同时救心也很重要,所谓心不死,则生命不止。

    什么是团队?人多不叫团队,心齐才是团队。大爱清尘不应该成为乌合之众集中的地方,我们要成为专业化、规范化、有战斗力、有执行力的团队,脚踏实地做事的团队。

    五年的时间,他看着志愿者来来去去,迎来一批热情的新志愿者,同时一批老志愿者也会流失。

    面对志愿者管理这个老大难问题,他淡淡的告诫志愿者“切记我们就是以普通人、普通心做普通事帮助普通人,我们的志愿者不要老有道德优越感,趾高气昂的来指责别人。道德是要求自己的,不是指责别人的。一个真正有道德的君子,是以道德自律,宽厚待人,严于律己。所以在整个做公益的过程中不要以道德标准去衡量其他人,用平常心做平常事帮助平常人就行了。”

    他很感谢现在坚守的所有志愿者与他一起并肩前行,他说在这个时代出钱容易出力难,志愿者们能够几年如一日的出力出心已属不易,坚持做事是最难的,也是最可贵的。

    他也时刻要求大爱清尘的志愿者要加强学习,不仅要学习尘肺病的相关医疗知识,更要学习公益和慈善的相关知识。

    他说“公益机构请记住,慈善是个人行为,可特立独行。公益是组织行为,必当遵法守则,不要随性,更不要任性。”清尘之路道阻且长,唯有不断行动,改变才有可能发生。

    最后我想用王老师在大爱清尘2016年救援规范化交流会上的一段发言结束本文。

    “寻救尘肺病农民兄弟这项事业需要更多的人站出来,伸出肩膀来做一做,我一个人抗,骨头会压断的,我也是爹妈生,父母养,普通凡胎而已,不是钢铁战士。当更多人行动的时候,改变就会发生。”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