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暑假调研手记 | 在时流中不断叩问,在热烈中逼近冷峻(一)
2019-10-14 09:57:55 1740
  • 收藏

    2019年8月5日至8月12日,大爱清尘甘肃调研团前往甘肃省兰州市、金昌市、卓尼县、古浪县等地区调研、探访甘肃省的尘肺病患者,了解他们的生存困境以及生活需求。纳欣悦是调研团队成员之一,在探访途中,以日记形式记录此次调研经历,此为部分节选。


    Day 1


    8月5日下午,我们在甘肃省第三人民医院与尘肺病工伤患者及尘肺农民进行问卷访谈。我的第一位访谈对象是多年从事采石和砚台雕刻的农民工人,年轻时为养家糊口外出拜师,一门手艺一做就是一辈子。与务农相比,石材加工是当地出名的高收入行业,但高粉尘的工作环境同时伴随着高风险,加之私人作坊的用工不规范,健康隐患在工人们勤勤恳恳中悄然埋下。察觉肺部异样在十多年前,确诊“尘肺病”是十多年后。数年如一日,用负重的身体扛起负重的生活。


    undefined

    调研团队在甘肃第三人民医院合影


    第二位受访者是煤矿业的国企老工人。我进门时他正插着制氧机,挺括的polo衫,后背笔直;开口时神采飞扬到眉梢,唇色灰白,目光炯然。他告诉我曾经当过兵,后来包分配到煤矿,如今是尘肺三期。“当年真枪实弹没怕过,检查出这病心里崩溃了,生活坍塌式下滑”。


    他通晓粉尘源头防治的方法,深谙劳资关系中主体力量的不对等、劳动者的弱势处境及法律规范与落实之间的现实鸿沟;他说和谐社会需要法治,劳动者需要保障,人要有尊严地活着……临别时,我们互相道谢。他说一见我们就很温暖,我们是祖国未来的希望,并反复强调以后建言献策一定要说正面的、对老百姓有利的话。他有一个20岁的孩子,和我同龄,我答应他好好努力。


    undefined

    纳欣悦在第三人民医院做问卷访谈


    Day 2


    虽已离开兰州五百余里,但8月6日下午在医院访谈的两个细节仍扎根在我的记忆深处,带着鲜活的色彩与无可替代的意义。


    其一是我找前一天访谈的国企工人伯伯核实基本救助信息。他是我见过即使病重到插着制氧机仍丝毫不失体面与尊严的人(详见Day1记录),他的Charisma(个人魅力)人格气质在洞明世事的侃侃而谈中light up(上升)整个病房。未曾料到,当临走时我说:“谢谢您对我和大爱清尘的信任”。他突然整个眼圈红了:“孩子你们好好努力,未来就靠你们了。”我不忍看下去,佯装轻松匆匆别过。其二是一位新入住的农民工叔叔,访谈的最后我们例行询问救助需要。叔叔毫不犹豫地说:“我家过得还不错,留给更需要的人吧。”


    undefined

    调研成员杨佳敏在第三人民医院做问卷访谈


    我一直在思考,一位有良知而理性的公益人应该如何定位自己?又如何把握与患者的情感、关系?平等、尊重、互助自然不必说,那么在此基础上,是应该代入患者处境、设身处地地理解、共情,建立真实的生命联接?还是应该更理性、抽离,不局限于一人、一个故事、自我的情绪情感,而从客观上提高效率与工作总量?倘若说两者并不完全冲突,又如何在两者的矛盾与张力下找到一个平衡?


    “在时流中不断叩问,在热烈中逼近冷峻”,不知道这句话能不能回答。也许最后实践会告诉我一切。所幸还在前行。


    Day 3


    8月7日,我们跟随甘肃省第三人民医院的体检车,从兰州一路辗转到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途径临潭县。甘南藏族自治州海拔约3000米,重峦叠嶂,车道蜿蜒;草原辽阔,牛群漫山遍野,使人心胸畅然。


    此行的目的主要有二:由于地方医院没有尘肺病诊断的条件,因而需由省医院医生下乡查看患者胸片,进行诊断;与此同时,大爱清尘志愿者随行对患者本人进行问卷访谈。


    undefined

    调研团队部分成员在前往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途中留影


    在临潭县新城镇扁都卫生院的会议室里,我见到杨芳(化名)女士。她戴一顶浅粉色的宽檐草帽,年纪尚轻,烟视媚行;眉眼清俊,鼻梁高挺,坐下时对我面带惭色地微微一笑。她是与丈夫一起来的,两人多年一起生活、一起开矿,如今丈夫出现疑似尘肺症状,她不放心,便也跟着过来看看。和大多数私人小作坊的采石农民工人一样,夫妻俩从未听说粉尘对健康的巨大危害,从未带过口罩面具,更别提职业体检、工伤保险、劳动合同等等。


    而相比“幸运”的是,杨芳几乎没住过院,为数不多几次门诊、吃药也不过是头疼脑热的小病小灾;报销顺利,亲友支持,个人行动工作能力也几乎不受影响……唯有问到心理状态的时候,她坦言压力挺大,主要是因为两个孩子,小儿子上初中,大儿子今年高考不理想,打算再复读一年。

    undefined

    纳欣悦访谈杨芳


    问卷填写得畅快极了,我边在心里想:“尘肺的魔掌好算有人逃过一劫”,边在口中夸她“身体好、有福气”。她一如既往地寡言、低眉垂眼,每说一句话冲我笑一下。


    访谈结束,我们互相道谢,患者们离开会议室,我心里松了口气。


    没过几分钟,我听闻她的胸片看出来了。杨芳是尘肺,她的丈夫是尘肺三期。


    想起夫妻俩离开时有说有笑的样子,我不知他们是否已知悉这个噩耗。正如我同样不知,在大山层层叠叠的褶皱深处,还有多少个幸福健康的生命被紧紧扼在尘肺黑色的手掌之中。

    undefined

    体检车在下乡诊断途中抛锚,附近村民各尽所能、热情帮助


    Day 5

    8月9日,我们乘摩托车赴往尘肺病患者家中进行探访。卓尼藏区的人们住地分散,村与村之间常隔着整整一座山。当地卫生院为入户志愿者配备了一支专业的摩托车队,骑手大哥们是高鼻梁、宽额头、土生土长的藏族小伙,技艺精湛、精通方言、关系熟络,深谙每家每户的位置与病人情况。


    我们的工作是走进尘肺患者家中,进行问卷调研与救助情况考察。了解患者病情、涉尘史、家庭状况与救助需求,并记录下相关资料以作为审核备案。探访行程很紧,我们进门简单寒暄后便匆匆交流、拍摄、填表,然后又匆匆告别,跨上摩托赶往下一家。

    undefined

    上一篇:暑假调研手记 | 在时流中不断叩问,在热烈中逼近冷峻(二)

    下一篇:为了给孩子买新书包,即使呼吸困难他仍推车卖棉花糖

    Copyright@www.daaiqingchen.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806235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35461号